月份: 2014-07

《纸牌屋》边看边写

纸牌屋 边看边写

E1: 前半段没什么特别的,交代整剧的起因。男主 Francis Underwood 同时以旁白的形式交代了一些必要的背景。常规的抓政敌把柄、摸黑这种事情也不提了。

戏点一: 左派教育改革提案的故意泄漏

Donald 是那种标准的,声望大于能力的人,一个激进的呼吁者。在没有实际从政前,他描绘的改革目标是很具有吸引力的,民众会为他描述的美好未来、25 年如一日的努力坚持而感动。但政治家们很容易发现他的弱点。他只追求想要的结果,而不去考虑付出的代价。或者说,参杂了太多的个人情感,把自己追求的目标,给予了极高的估值,而对于成本则考虑不多。

换句话说,他的思路就是,我要做教育改革,只要能改革成,加税不在乎,限制半私营不在乎,增强中央权力也不在乎。

他不在乎,别人却在乎。放在整个环境中看来,他就像是个非常自私的,无视他人利益只考虑自己的人。

于是他做出来的极左法案,必然光是公开就会引起轩然大波。

事实上法律的制定一直是多方妥协以后的结果。

通常来说,如果一方有意推进某项法律,而另一方没有明确反对——例如像教育改革这种名义上非常正确的东西,是不会有人明确因为自身利益略微受损反对的——也就是说,不是太过于损害他人利益,适当地让步,利益受损方是可以接受的。换句大白话,就是“我也知道我吞的太多了,让你点,没问题。”

比如,不加税,但削减政府其它部门开支;减税,但提高中央政府监管权;或者其它一些方法。总之,要求好处,再在别的地方退让点作为交换。

也就是,双方相互试探底线的过程。

就像老罗手机,一开始定 3000 元。有人说 3000 元太贵了,2000 元还可以接受。之后升到 4000 元,又有人说 3000 元还可以接受,4000 元实在是太贵了。

法律在制定时也有这么个过程。其实推动者的目标只是 10%,但在提起草案阶段会规定 30% 作为试探,然后在双方的角逐中,慢慢让步到 10% 或略多一点的地方。最后双方都能满意而归。

讨价还价,其实是对法律的尊重。法律是一种社会契约,说白了就是合同。订合同之前,双方当然各尽其能争取自己的更多利益。在法律上就更是如此,每一个字的表达都代表了背后巨大的利益变化,讨论中的每一步也都代表了双方的期望。而在订立以后,则必须照章执行。把一切分歧和利益纠纷都解决在订立之前,执行时才会没有异议。

所以对于 Donald 这样的人而言,整个白宫其实都是知道他第一版大约会做出什么东西的。Francis 也明确说“They want your name”,Linda 也特意跟 Francis 打过招呼,所有的剧情都只说明一点:总统需要的是他的名声,以及让他作为开路棋子,先划下一个道。然后总统就可以出面回旋,平衡各方利益,同时达到自己的 100 天推行新法案的目标。

当然,Donald 上来就划了个 90%。这也正常,所以 Linda 才事先找了 Francis,唯一失算的是 Francis 的背叛。

于是激进草案公开了。

上面说了,讨价还价的每一次提价,其实都是对己方预期的暗示和对对方底线的试探。而有心促成交易的双方,无论第一次讨价有多么离谱,最后也还是能达成交易的。一个真想买,一个真想卖。你开价 90 我还 5 你 50 我 10,成交。回家汇报领导,我 10 块买了个不错的钱包。你家领导说,好。事就成了。

但公开就不一样了。

这就相当于你家领导并不知道你讨价还价的能力,只是单纯看见你跑去看一个 100 块钱标价的钱包,还没来得及张口,就被领导拽回去了,小贩也被举报工商那样的感觉。

那还了得,反了你了。

所以民众听到这个消息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干了。

教育还没改呢就先得加税,老子选你当总统不是为了加税的。

最后一个预料之中的。

“拥有英雄梦的男孩需要的是一把锋利的剑。”这种追求牺牲的性格确实更容易出现在固执偏执的人身上,就是同样的性格才造就他 25 年如一日呼吁教育改革的坚持和随之而来的名誉。

天性不可夺,Donald 主动提出了离职。

而洞察人性的 Francis 笑了。

Donald 离职最大的受益方自然就是 Francis。

一是,总统少了一个名望来源。这份名望虽然被重重地打击,但如果还能坚持下去,在最后法案出来时,必然是会好转的。但是离开白宫,就意味着再无可能修复这一损失。总统以教育改革作为从政主张,却一开始就失去了可以使用的权威。就好比说我要做手机,身边却一个硬件工程师都没有,谁信?

Francis 显然也料到了这点,就在筹措这一系列事件的同时,就让六个聪明男孩关在房里开始憋大招。这才是最绝的一步。剥离了总统在权威上的依靠,却依然需要实现总统的从政承诺。如果真的出现“离了 Donald 就不行”的情况,就势必会追查是谁泄的密。

——光是落井下石是不够的,自己的办事能力才是硬道理。支票只要依然能兑现,就不是空头。总统将被迫更依赖自己。

二是,六个毛头小伙是绝无可能和 Francis 争什么的。使用他们作为自己的影子幕僚本身已经是非常大的提拔。

两步下来,Francis 成功地把 Donald 给总统的益处清理干净,并接管了 Donald 的权利。

这是剧情主线——教育法案改革的第一回合。后面还有漫长的进度要走,后文再记。

戏点二:“大桃子”车祸事件意外公关危机

这是在教育法案拉锯战中的插曲,但是相对独立的一个事件。这个事件和主线关系不大,只是埋下一个因为离场而不得不和 Marty 虚与委蛇的假意承诺,使得两人的结仇更为强烈而已。但从结果看来,其实去掉这个事件,对主线剧情发展并没有什么太大影响。所以就大致理一下思路:

  1. 找准攻击方,这里好找,就是郡长。
  2. 瓦解攻击手段。政治攻击通常都是借题发挥,总是存在真正的当事人和相关的矛盾焦点。Francis 明确意识到,无论如何都需要获得事故当事人的原谅。为此他动用了神父、借用了教堂礼拜的机会、利用了信仰。
    2.1 赔偿金:强势说服郡政府出钱,并给出了不影响财政的办法(停止大桃的夜间供电从而省出这笔钱)。
    2.2 父母:多次找机会沟通,设立以女儿命名的奖学金,让她在某种意义上“活着”。
  3. 消除已有攻击造成的影响。
    3.1 增加护栏,避免类似事情再次发生,提高选民安全感。
    3.2 设立路边标语,暗示并明晰事件真正责任方。
    3.3 撸顺全体选民和桃农之间的矛盾,选择了夜间关闭灯光、拆除应急阀两个手段,但保留了水塔本身。
  4. 回击攻击方。
    4.1 寻找郡法律,证明女孩之死其实郡长也有责任。(未建护栏)
    4.2 利用地役权警告郡长:想个人报复也有的是办法。
    4.3 正面警告郡长,就算挑起事端,郡长也无望在选举中战胜自己。
  5. 安抚攻击方。大棒打完,胡萝卜还是要给的。建议并表态支持他在另一个选区的竞选。

戏点三:说服 Birch 通过教育法案

待续。

戏点四:教师罢工斗争

这局斗争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起因是教育法案讨论过程中,因为桃子事件离开而需要稳定会场的 Francis 假意妥协诓骗了教师公会说客 Marty。而后又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重新加回了争议的集体条款。不过这个戏点都是很常规的斗争,无非是一方制造麻烦,另一方化解麻烦,甚至到了小家子气的不让对方宴会在自己所属物业开办这种无聊的把戏。甚至到最后,Francis 也是依靠等待许久的意外事件、下三滥的陷害、激怒等手段获得了胜利。如何分裂说服 N.E.A 也没有明确表示。

<前半剧完成,后半剧展开 Francis 的副总统竞选大战>